抚远县做高中毕业证

书籍 a6fjssu119 发表于 1 月前

抚远县做高中毕业证【本校原版】联系▓▓请+微信:app25608▓▓【请用百度快照打开】专业办理本校各时期原版大学毕业证,学位证,制作精良,质量保证!  杭州学军中学的特级教师、中国数学奥林匹克高级教练边红平老师介绍,参加奥数竞赛的高中生近年来增加了许多,由此还导致了一个现象,就是浙江的高中拼命挖省外高中的奥赛教练,百万年薪大有人在。“这是很正常的,浙江是文化大省,教育发达。所谓的名校名师,也乐意择天下英才教之。而中国深受儒家文化的影响,望子成龙望女成凤,这是千百年来根深蒂固的传统思维。”边红平说,一边是名校选择优秀生源的需求,一边是家长对孩子的深切期盼,让教育的竞争非常激烈。边红平告诉记者,相对于小学来说,高中的奥数学习比较健康,只有少数的高中、少数的学生参与。“比如学军中学,参加数学奥赛的学生,每个年级大概10多个,全校总共只有三四十人。”边红平成为数学奥赛的教练已经很多年了,他认为最后能获得成绩的是那些有兴趣、意志坚强、综合实力强、学有余力的学生。“在近十年里,我没有遇到特别偏科的学生,参与数学奥赛的绝大多数学生是学校里综合成绩排名比较靠前的。”在这些学生中,有的学生接触数学奥赛比较早,有的比较迟。学军中学高三学生李文杰说,自己到高中才接受正式的奥数培训,“小学的时候,我几乎没有接触过数学竞赛。高中竞赛进了省队之后,才全身心地投入到竞赛中,基本上一天都在和数学打交道,做出题目之后,很有成就感,不断地鼓励着我继续做下去。”边红平说,奥数并不适合所有学生,也不是光靠培训就能成功的,“但有些优秀的学生,按照大众化的教育,并不是很适合,竞赛也是一种选拔人才的方式,是高考招收人才的重要补充。”招生制度不彻底改革 全民奥赛热就不会降温 对于高校在自主招生时提出奥赛获奖条件,家长质疑这是“顶风作案”,是一种非常矛盾的做法。果真如此吗? 和家长的观点不同,著名教育学者、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,这并不矛盾,恰恰相反,这是让奥赛回归本身的价值。他认为,国家层面取消奥赛获奖加分,是治理全民奥赛,是防止家长只为政策性加分不顾孩子兴趣培养。而大学自主招生关注奥赛获奖学生,是由大学来评价学生的特长与大学的招生要求是否吻合。 熊丙奇认为,从现实来看,只有5%~10%的学生对奥赛真正有兴趣且具有一定的学科特长。家长和学生都要理性地对待,如果将之视作“曲线”上大学的路径,将面临一定的风险。知名高校在自主招生过程中对竞赛获奖学生的青睐,让越来越多的高中生因竞赛成绩优异而进入清华北大或国外大学。
http://www.f2e.im/t/43242
http://www.f2e.im/t/43217
http://www.f2e.im/t/43198
知名高校在自主招生过程中对竞赛获奖学生的青睐,让越来越多的高中生因竞赛成绩优异而进入清华北大或国外大学。  杭州学军中学的特级教师、中国数学奥林匹克高级教练边红平老师介绍,参加奥数竞赛的高中生近年来增加了许多,由此还导致了一个现象,就是浙江的高中拼命挖省外高中的奥赛教练,百万年薪大有人在。“这是很正常的,浙江是文化大省,教育发达。所谓的名校名师,也乐意择天下英才教之。而中国深受儒家文化的影响,望子成龙望女成凤,这是千百年来根深蒂固的传统思维。”边红平说,一边是名校选择优秀生源的需求,一边是家长对孩子的深切期盼,让教育的竞争非常激烈。边红平告诉记者,相对于小学来说,高中的奥数学习比较健康,只有少数的高中、少数的学生参与。“比如学军中学,参加数学奥赛的学生,每个年级大概10多个,全校总共只有三四十人。”边红平成为数学奥赛的教练已经很多年了,他认为最后能获得成绩的是那些有兴趣、意志坚强、综合实力强、学有余力的学生。“在近十年里,我没有遇到特别偏科的学生,参与数学奥赛的绝大多数学生是学校里综合成绩排名比较靠前的。”在这些学生中,有的学生接触数学奥赛比较早,有的比较迟。学军中学高三学生李文杰说,自己到高中才接受正式的奥数培训,“小学的时候,我几乎没有接触过数学竞赛。高中竞赛进了省队之后,才全身心地投入到竞赛中,基本上一天都在和数学打交道,做出题目之后,很有成就感,不断地鼓励着我继续做下去。”边红平说,奥数并不适合所有学生,也不是光靠培训就能成功的,“但有些优秀的学生,按照大众化的教育,并不是很适合,竞赛也是一种选拔人才的方式,是高考招收人才的重要补充。”招生制度不彻底改革 全民奥赛热就不会降温 对于高校在自主招生时提出奥赛获奖条件,家长质疑这是“顶风作案”,是一种非常矛盾的做法。果真如此吗? 和家长的观点不同,著名教育学者、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,这并不矛盾,恰恰相反,这是让奥赛回归本身的价值。他认为,国家层面取消奥赛获奖加分,是治理全民奥赛,是防止家长只为政策性加分不顾孩子兴趣培养。而大学自主招生关注奥赛获奖学生,是由大学来评价学生的特长与大学的招生要求是否吻合。 熊丙奇认为,从现实来看,只有5%~10%的学生对奥赛真正有兴趣且具有一定的学科特长。家长和学生都要理性地对待,如果将之视作“曲线”上大学的路径,将面临一定的风险。
SGSeo

暂无回复,说出你的观点吧
登录后即可参与回复